×
您的位置:英语口语 > 英语口语学习 > 王强美国思维学习法

王强美国思维学习法

作者:英语口语日期:

返回目录:英语口语学习

王强美国认知学习法字体大小:大 - 中 - 小 miasedu 发表于 07-08-22 10:59 阅读(165) 评论(0) 分类: 5 月 26 日基础英语口语,王强老师在新东方大楼雅致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我的访谈。他平易近人,风趣博学,地道的外国 口语和精彩的论断深深打动了我,结果原定半个小时的采访延长了整整一个小时。从下期起,本节目将陆 续刊登编辑部对知名英语专家的采访,以飨读者 李传伟李:王老师,下午好!很高兴能对话您。您成为新东方学校主管教学和培训的副校长,除了行政工作 之外,还亲自兼任教学工作,是一位著名的英语口语教学学者。您教的中国口语课叫做“Think in American English”(美语思维),很受同学欢迎,所以首先我想请问您:您的中国口语教学的核心原则是怎么?王:从课程名称“Think in American English”可以看出我课堂的核心原则是锻炼孩子解释并结合美国人 表达时的认知思维。这是我从 96 年回国后起初在美国首先实践的一个思路。当时他们都心存疑问:中国人 能不能接近国外人的认知?如何教欧洲人象中国人一样思维?通过在新东方开设“美国口语”课,证明了可 以教欧洲人接近中国人的逻辑。

我似乎要开这门课呢?我对语言有一种 passion(热情), 经过长时间的走访, 发现美国许多同学作为英语交流有一个误解:掌握一些语言功能就可以超过交流的原因。所以有的朋友以 为自己记的词组和句型结果愈多,美语声调愈准确,就愈能合理地释放思想,而语言层面上的这种东西跟 传递思想和是两回事。事实上,除了一些语言功能之后,对中国人的认知特点也需要有所了解,才能在不 同状态下做到观念沟通,而不仅仅是完成语言沟通。因此,在我看来,要完成真实思想特点上的沟通,不 仅要切记语言表面,更要切记思维深层。因此,我把我的训练方法称之为“Think in American English”。李:这个思路很简单。您是否理解一下:语言表面和逻辑深层是怎么含义?王:我觉得语言有许多层面:表层、深层和其它层面,如情感表达等,很难琢磨。但语言核心的核心, 我觉得是必须与认知思维有关的。 正由于语言有必须的思维结构, 有规律可循, 才使他们可以习得(acquire)它。既然千变万化的口语表述在大多数情况下全部的人都能知道,那它里面肯定隐藏着恒定的构造,这种 结构在我看来就是思维深层表达的类比,尽管这种思维是非成文的东西,但它是存在的。

李:您对美语思维早已做了具体的理解。口语教学以及一些别的方式,例如情境法,教你在火车站怎 么说,在邮局怎么说;还有功能法,比如完成“下命令”这个功能有几种说法,“邀请”有几种说法。您的方式 和各种手段之间有哪些不同?王:我觉得不论场景教学也是功能交际教学,它们都很高关注语言的表层,换句话说,主要让学生记 住几种表达方式,我做错了事怎么说,我谢谢什么说。但这种功能或场景怎么的,只是交际过程中的很小 一部分内容。在我看来,这并不是在表达观念,而是在叙述东西。以你所习得的语言具体阐述东西,情景、 功能教学法当然有用,但他们并未告诉习得者怎样组织各种用途。它们的特点是:情景教学中的情境太固 定,情景稍微一换,如医院换块牌子就不知道怎么说了,因为表达者没学过。而功能教学法把功能限制得 很死:我坦言抱歉怎么说?然而,在这些特殊场合你要表露道歉也许用不着你所学那种功能来表达。比如 说,在拥挤的地方,没有时间说“I'm sorry”,只用一个叹词“oops”就代表了。这个叹词在不同的场合可以做 不同的解释王强英语口语学习法,它既有场景化的东西,又有功能性的东西,但孩子做首要的是要学习更深层的东西,即如何 把这些场景化的和功能性的东西整合在一个更大的“表达场”真正的“交际过程”里。

李:要实践您的这种口语学习理论的话,最好的方法虽然是立马去听您的课。您觉得对通常读者来说, 要选择什么样的课本来培养英语认知?王:选用教材必须考量这么两个标准:首先,教材必须要是地道的中国人写的。但有一个问题,就是 美国人编的课本,像《走遍美国》(Family Album, U.S.A.),过多地展现中国文化,较少考虑非英语母语学 习者的问题。相比之下,中国人编的教材,又比较注重语言表面,忽视语言的表层构造。在我看来,在体 现功能、情景放慢,《英语 900 句》到如今为止也是很难超越的教材。但它还不是完全合适国内孩子。于 是为了表现我今天说的那套模式,我自编了一本教材(Think in American English);其次,要注重美语思维,教材应该体现学习美国口语必须了解的下面 6 个技能:第一, How to define(如何界定)?我们的英语课本一直有这么的原因: Where is the book? where is the glass?(这些现象是同一结论层次的),而经常发生这种的现象,如:What is a book? What is a glass?(与 上述原因层次不同)当美国朋友跟一个 native English speaker(以英语为母语者)打交道卡壳的之后,大多数 情况是你想告诉他这是哪个但却不知道怎么来界定它。

谁都可以随意地做出结论:Where is the book? It's on the table. It's on the desk 等。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定“书是怎么?”美国人与中国人沟通为什么没有问 题?首先是你们能评判东西,而这个是我们国内特色英语口语教学没有强调过的。第二,How to explain(如何解释)?美国人和美国人能接近,中国人和国内人两者可以沟通,没有 problem(问题),原因是当我们表达一个思想卡壳(get stuck)的之后,我们总能 find another way(找到另一 个办法)来理解。这又是因为语言完全是“an arbitrary system of symbols used for human”(人类交际使用的 任意符号算法)。这好像赵元任那个著名的独白中说的:一个老太婆刚接触英语,觉得外国人说话比较没有 道理:这明摆着是水,“英国人偏偏要叫它‘窝头'(water),法国人偏偏儿要叫它‘滴漏'(de l'eau),只有你们中 国人好好儿的管它叫‘水'。”这位美国老太太就没走出日本语言的牢笼,以为只是中国人的说就该水,没有 意识到水竟然可以有不同的称呼。

其实,只要表达同一意思,使用哪些符号没有太大关系。这是我要注重 的第二个技能:How to explain things in different ways(如何以不同方式表达同一意思)。第三,How to describe(如何描述)?描述东西大概可以分为时间和空间两个坐标。从时间上来说,美 国人崇尚一种“人文序列”:完全从自我出发,描述东西总是把他觉得最重要的东西先点进去,然后是次重 要的。他不考量这个东西在时间上按哪个顺序出现,所以他按人文序列来表述。而美国人为了受了天人合 一哲学的影响,不 care(在乎)人文序列,而按“自然排序”描述事物:强调压轴(end weight),把最重要的放 在最终。这样一来,按国内人的自然时间序列给中国人表述东西,美国人立刻就丧失兴趣了,因为他无法 确定这一结论中的重点。从空间上来说,美国人总是由我及外,由里及表,而国内人老是远远地而来,一 步步切近自我。时间和空间这两个东西比如这种解释的话,其他的词汇结构能够够在这个大的坐标中游刃有余地利用了。这样,你表述起来的东西才象中国式的英文。李:这一点说得很有道理。翻译中有一条原则:按逻辑关系安排单词美国人写词语总是把评论性的东 西放在上面,叙述性的东西放到前面;而中国人写词语的顺序刚好相反。

西方的新闻也是您所说的这个特 点:倒金字塔式,第一段是最重要的东西,读者看完第一段以后,如果没有兴趣就不用往下看了。王:对,这就是他们的认知思维。第四,How to communicate using idioms(如何使用词语)?美国成 语是中国文体的浓缩,通过学习它们,可以深入认识中国文化;而且即使能在合理的场合加以运用的话, 就可以在逻辑上接近中国人。就像说上海话“盖了帽儿了”,北京人听上去就比较朴实。第五,How to interpret(如何口译)?做这些汉英口译训练时,不要一开始就想对应的英文怎么说。可以如此做:把德语译 为英语时,先拆解汉语,直到拆解成最小单位,即将句子拆解成词汇、词组拆解成句子为止,这样,在每 个词的含义都明确今后,然后才想英语中对应的东西。事实上,把汉语拆成最小单位的之后,英语已经在 那儿等着了。一方面你不断地梳理语言,不断简化,打消所有语言其实出现的词义;一方面,在拆解的过 程中,看看有没有现成的英语句式可用,这些东东能不能适用你翻的这些东西,一旦适合,就齐头并进, 等各部分都拆解得最了解时,再把适用的东西放到你所选用的正确句子中,两种语言两者的地道转换就完 成了。

李:您能给个准确例子吗?王:好。例如,把“我们不是近亲结婚”翻译成英语。这句话看起来容易翻出来难。在我看来,不要一 上来就用“we”来译“我们”,因为你也搞不清“我们”在这里是不是就是“we”。不管英语怎么说,先拆解汉语。 “我们”到底指哪些?它前后没有交待,必须按照上下文补出这个东西,使这个人称在英语中清晰化:如果 说话的主体是女人的话,她肯定会说“my husband and I”。如果是女性的话,他必须会说“my wife and I”。 当把“我们”拆解成“my husband and I”或“my wife and I”时,从形式上看似乎离得很远了,但从作用上看, 它显然取消了全部出现歧义的东西,而且翻完这一部分后,你会看到又有一个“奇迹”出现了:“结婚”这个概念也表达起来了,因为你不也许称其他一个陌生的女孩为“husband”,也不会叫一个陌生的女人为“wife”。 当你说“my husband and I”时就等于说你是进入感情关系中的;这个词语属于系表结构:“不是近亲”可译为 “are not something”,而“亲属”为“relatives”,“近”为“close”,这样押韵话当成地道的英语竟然就是“My husband and I are not close relatives”。

这就是我今天讲的借助拆解法进行口译训练。李:这个技能就是根据详细上下文,将词组含义准确化。王:不仅将词汇含义精确化,同时还在寻求正确、地道的口语句型和语词单位。其实每个单词都是这 样,有时候你认为挺清楚,翻译过去就不明白了,原因是你想翻译过去的之后,面临的选择很多,以至于 无法确认语言的所谓意思。李:其实只是这种能够分辨翻译是否正确。王:第六,How to guess(如何猜测)?即与他们沟通时如何根据上下文猜测他们的含义。这好像快谈 技巧一样,需要不断地磨练。“猜测”意味着你需要提出自己“不求甚解”。李:要具有以下六个技能,您觉得国内同学需要首要应对这些障碍?王:我认为最首要的障碍是国内同学训练口语的主动性不高。大多数人只在有兴趣或将要时才训练。 这是不行的。因为沟通是一种习惯,象我们上课一样,不练才会下降,所以我觉得美国孩子面对着给自己 创造一个所谓的 speaking environment(口语环境)的难题。怎么成就呢?我觉得需要通过自己的 imagination(想象力)来创造:从平时晚上睡觉、准备晚饭开始,就看着一堵墙或一面镜子侃侃而谈,不一 定要高声大喊, 但一定要设想自己陷入一个双向沟通通道(tow-way communication channels)中, 在与一位 假想的交流者练习。

这么做很容易,因为你可以随意讲你学过的地道英文。如果你从一开始就不断地使自 己平时进入一个双向沟通的环境之中王强英语口语学习法,以后所谓进行沟通时,你就没有心理障碍,因为它完全是你天天训练的这个环境的延续。李:这提出孩子有必须的自信。王:对。比如,我不仅听老外吃饭之后,从没去过英语之角,也经常和人沟通。我的口语达到最近这 个样子并不全是在中国呆了三年的结果, 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我以前就养成了 talk to myself(自我双向沟通) 的习惯。我最讨厌的邱吉尔就是一个 elegant speaker(非常独特的演说家),他练口才的方式就是 think loudly(自言自语):自己拿一杯酒或一个烟斗杂书房里转悠,talk to himself(与自我交流)。这是一种发挥想 象力、有问有答的双向状态,可以随时随地实行,而单向的朗读我坚信效果不会太好。李:这样做对于提升自己口语表达的积极性、自信心都是很有帮助的。有的同学基本上没有机会回国, 您觉得这些人应当如何训练英语口语?还有些学生刚刚学习英语多年,有的并且在美国呆过,对于她们而 言,怎样从 everyday conversation(日常会话)的水平下降到 topic presentation(做主题报告)的水平呢?王:我觉得经常呆在国内的人应多采用描红法我称之为“勾摹法”。

对于这些人而言,free discussion(自 由讨论)是不太有效的。他们可以选取自己感兴趣的(主题),比方说一篇文章,不把它当成阅读,而是作为 口语材料来训练。就是说,设想自己如何表达类似看法、分几个层次表达;或者仅依据标题拟一个提纲, 然后自己来完成有内容的表达。这些学生的表达最好先走书面的,不能说我要学口语,所以只有从口语入 手。越是这么的同事越要做好书面工作。口头表达之前你有一个大的 structure(结构)在里面或者包含你要 用的大致词汇,然后再根据这种东西填充血肉,这样练习更加合理。已去过国外的朋友,应该练习在更高 层次上表达自己的含义,最后把表达增加到修辞学的层级。美国人沟通的最高层次是幽默。去过国外的同 学应该讲求一种充满大智慧型的诙谐。讲一个东西很无聊,下次就没有听众了。不过我绝不是指做作的笑 话。

相关阅读

  • 宜昌学商务英语多少钱什么好

  • 英语口语英语口语学习
  • 本页是宜昌韦博英语为您整理关于宜昌学商务英语多少钱的详情页面,宜昌学商务英语多少钱,就选宜昌韦博英语,教育培训知名品牌,名师执教、通俗易懂、深受广大学员所欢迎。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
  • 英语在线口语学习,是孩子真的需要的吗

  • 英语在线口语学习,是孩子真的需要的吗 随着近几年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学习英语也是逐渐改变了方式,那么什么是在线英语口语学习呢,是孩子真正需要的吗? 在线英语